甜酒不甜

杂食党,各种奇怪的cp都可能会出现。
家貂是我家里的,不允许反驳!

弧长orz

画的跟自家貂的刀花情头c-

[卡艾]论我不想和那个学霸统一战线(1

→卡艾

→青春校园无限流题材

→脂肪巧克力副本[1]

→因为这个文是因为小秀妹子想看无限流文,她又喜欢吃卡艾所以才写出来的。

没有存稿,随缘写。

只打卡艾和艾比tag,卡米尔出场后会打卡米尔tag的[……]

“这次还是DOVE的巧克力吗?”

安莉洁从货架上取下四四方方正面上印有DOVE四个大字母的巧克力盒,向身边的人问到。

没错,艾比觉得非常明明是非常日常对话,对面问她问题的室友也长的非常像个人类,但是自己内心底却寒气瑟瑟。

不管在安莉洁的眼中,她手里的那盒巧克力是怎么的一个样子,但在艾比自己的眼中,那盒巧克力的口并不是密封,而是敞开,敞开的盒子口露出黄白混合成肉糜的混合物,还不停蠕动。

艾比咽了咽口水,故作镇定地说:“情人节巧克力当然是要自己做才有真心啊,像什么DOVE 牌的巧克力肯定没有姐亲手做出的巧克力好吃。”

“对哦。”

安莉洁眨了眨眼睛,将手里那盒巧克力给塞回了百货架上。

艾比偷偷看着那盒被放上去的巧克力,才发觉不止安莉洁手里的那盒巧克力里露出肉糜般的混合物,其他只要是有着巧克力标签的商品都沾有,只不过或多或少。更甚的肉糜混合物像虫子一样蠕动起来,在百货架上留下浅黄色的水印。

真是好恶心。

艾比只感觉自己胃里莫名有一阵翻滚,她记得自己前不久还有一阵特别喜欢巧克力来着,现在联合自己所看见的东西,呕呕。

“怎么了,是不舒服吗?”安莉洁略带空灵的声音轻轻敲在艾比的耳边,像是情人间耳鬓厮磨后的呢喃。

对上安莉洁双眼,才发觉安莉洁就在她飘走思绪的一会,没了瞳孔,成了两个看不见底的深洞。艾比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

“可能是今天天气降温的有点厉害,昨晚没怎么睡好,精神有点不在状态。”

艾比胡乱之下只好随便乱塞理由想要糊弄过去,导致说的理由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安莉洁却冲她笑了笑,给她转了一个话题。

“艾比是要给金亲手做巧克力吗,不过艾比的脂肪够吗?”

艾比沉默了一小会,小声道:“估计够吧。”

“那挺好的。”

之后两人便在回寝室之前就没怎么说过话,艾比也借此时间捋了捋思路。

如果是用脂肪做成的巧克力的话,那她刚刚看见货架上巧克力盒上蠕动的肉糜混合物就是脂肪了。安莉洁对此又是见怪不怪的样子,还主动提出了脂肪做巧克力。所以自己是误入了什么世界里面去吗,比如什么什么无限流副本。

可恨,我还没有追到白马王子!

艾比在内心愤恨的咒骂了一句,现在这个场景不就是一只可怜无辜又弱小的小白兔,我艾比小姐被迫踏入了一个不知深浅,呸呸呸,是不知深度的危险垃圾世界。

“哟,这不是我们宿舍的小矮子。啧啧啧,你这个表情这恐怖,怎么又在像怎么去做你的小坏事儿了吗?”

未见面先闻声,而且是那种特别欠揍,听了就合该是个该死之人的声音。除了她室友被大家私底下称为小魔女的凯莉还能有谁。

艾比抱胸抬了抬下巴,冲着靠在门口那个叼着棒棒糖的凯莉,嘲讽回道:“魔女说别人去做坏事,这可真是个好笑的笑话。”

凯莉撇了撇嘴,只道出一声:“啧。”

“啧啥啧,这回你可没法反驳了哈?”

“吵架,可是不好的行为。”

安莉洁的声音像一把锤子,猛地一下下敲却又在快敲的时候,停下来再轻轻敲打在艾比的心房上。

糟了,突然忘记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安莉洁在。

“那能呢,”在艾比触不及防的情况下,凯莉一把手抓过艾比的胳膊往怀里一捞,把手搭在艾比的肩膀上,一副好哥们情谊的样子,“小矮子就是嘴硬,内心底可是像个小妹子软着呢。本小姐只是懒的去反驳她,毕竟她看起来小不丁点的。”

凯莉拉过艾比的时候,恰巧艾比能正面对上本来跟她回来安莉洁的正面,安莉洁露出恶意的表情,活脱脱像一个恶鬼一般,随时准备对她下手一般。

“学生,是不能随便吵架的哦。”

只见安莉洁如同喝水一般收起了那恶意的笑容,对着两人轻轻说了一句,便抬脚略过两人进了宿舍里面。

“小矮子,多学着点。”

凯莉松开了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冷不丁点用了点力度拍了拍艾比的头顶,把那根呆毛拍折了些许,才跟着安莉洁的脚步也进了宿舍。

“你,”

“说谁小矮子呢,你以为你很高了?!”

 【佣园】只有她不一样

  



  木安日常沉迷游戏,却被牛奶追杀

  迫不得已,木安来更文了

  就算这样我还是要用嘶哑的嗓音喊出

  咕咕咕!

  不知道写的什么系列,我想做咸鱼啊!!!土拨鼠尖叫

  

  

 

  唯一的出口,被锁着。

  整个庄园笼罩着一股压抑的气氛。

  没人知道“游戏”失败的后果是什么

  除了…

  最开始到来的四个人

  只是他们似乎还对参加的“游戏”心有余悸,谁都不愿意开口重提。

  被那个据说是律师的家伙警告之后,奈布有些无趣的撇撇嘴,来到庄园的花园。

  看到了一个正在忙碌的身影。

  这里的所有人都是无趣的,

  除了……她。

  在这个人心惶惶的时候,只有艾玛才会有心情来照顾花园。

  整个庄园都是阴沉的,除了她和她的花园。

  这里洋溢着生的活力。

  艾玛也是最开始到来的四人其中之一,虽然她也对“游戏”不愿再次提起,但她对每个人都友好。

  “日安,艾玛。”奈布放轻脚步走到艾玛身后,突兀的出声。

  “日安,奈布先生。”在奈布走来时,虽然他放缓了脚步,但仍然被艾玛听到了。

  艾玛转身手里拿着一株小小的蒲公英,看见奈布走到身前,顺手递给他。

  “先生,你知道蒲公英的花语吗?”艾玛抚摸着刚刚修剪过的花枝,脸上一如既往地带着温柔的笑。

  “不知道。”奈布第一次有些恼怒自己没有去了解过这些。

  “无法停留的爱……”最后拖长的爱,带着叹息,仿佛带着深深的遗憾。

  “蒲公英的爱无法停留,但我的爱能。”

  像是被奈布脱口而出的话吓到,艾玛久久看着手上的蒲公英,没有说话。

  这是……被拒绝了?

  “先生,快要到宵禁时间了,我们回去吧。”艾玛抬头看了看天色,突然开口,却没有回应刚才奈布的话。

  “好。”

  被拒绝了啊,没关系,努力一下吧。奈布如此想。

  而艾玛回到房间,看着桌上的蒲公英,却突兀的流下泪。

  

  “父亲…………”

  

  

裘医脑洞大作战颁奖

裘你们在医起活动墙:

因为是第一次举办活动,很多细节没想到,活动周期也没弄好,但是很感谢参加比赛的大家,感谢大家提供的脑洞~


(大鞠躬)~\(≧▽≦)/~


虽然参赛热度不高,但是有很多精品,评审团吵炸群后决定增加奖项。


现获奖名单如下:




特等奖(任选一个太太画头像+光天使):


  @张九渊  脑洞链接:九天九夜


一等奖(任选一个太太画头像+一个裘医任意蓝皮):


 @渡何人 脑洞链接:DID


二等奖(一个裘医任意蓝皮):


 @某年某月_四海为家  脑洞链接:殊途同归


  @静女其姝 脑洞链接:灵魂伴侣au


  @角隅某瑶  脑洞链接:手书


三等奖(除三城木水母外任选一个太太画头像):


 @古筝骨琴 脑洞链接:稻草人


 @喵星墨玉 脑洞链接:稻草人


 @空血 脑洞链接:语梦症


 @卷了一个兔子 脑洞链接:专属天使


——————————————


提名奖:


 @鸡肉麻辣锅  脑洞链接:童话世界


 @穆幽(今天的穆幽还在拖更)  脑洞链接:实验


 @洛神冷冷dkr 脑洞链接


 @Carr 脑洞链接:猎魔人


 @自清(开学暂鸽 谨慎关注) 脑洞链接:返生×旧装


提名奖是后来提出加的,都是当时排名次我们争论起来的精品,可惜奖品有限没能得奖。


感谢大家的参与,以后我们还会举办一些活动哒哦~

【裘医】你是我的专属天使,我唯一的信仰。

脑洞

  *其实每一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天使,裘克的父亲曾经这样对着裘克说。

  裘克的父亲是一个小丑,无关悲伤与欢乐,他是整个游乐园里最耀眼的主角,他能给每一个人带来欢笑。

  裘克的父亲之所以会选择成为一名小丑,去给他人带来欢笑,是因为他曾经的承诺。有一位可爱的女孩子喜欢游乐场,也经常出现在游乐场,所以为了接近她,为了让她开心,他对自己承诺他要成为游乐场最佳的主角,那就是他成为了小丑。

  场中央,身为主角的父亲和她一起站着,当裘克父亲看到女孩的笑容时,他们一恍惚之间,便确认了她是他的专属天使。

  虽然专属天使是所有天使里位列顺序最末尾的,但是她们生活在人间,陪伴着人类,从出生到死亡。除了死亡,没有什么能把她们从你的身边赶走。

  她就是自己的专属天使,他喜欢她,裘克父亲一直这样子坚信着。但是喜欢似乎并不能成为裘克父亲和她在一起的缘由。

  裘克父亲的专属天使是游乐园主人的女儿,虽然她并不嫌弃和裘克在一起,但是她是一名贵族,父母和贵族里不成文的规矩似乎成为了最大的阻隔因素。

  裘克父亲一直记得他专属天使的父亲,俯视他说着刻薄的话语,一个小丑,取悦的是观众,是他女儿,低等的人怎么配的上。

  裘克父亲便在那天晚上,在月亮河公园里的月亮河里消失了。但是裘克知道,他的父亲死了,是他亲眼看见的,那个晚上天空的月亮染着血红色,他一生无法忘却。

  裘克并不是他父亲亲生的,是捡回来的。裘克父亲对他说专属天使的那一刻,裘克曾经疯狂点头。

  因为裘克亲眼见过,他的那只独腿,是他的天使带来的,他的专属天使艾米丽。

  父亲死后,原本的小丑助理成为了微笑小丑,而裘克则成为了悲伤小丑。这样的工作绝非偶然,而是那位贵族,以及微笑小丑的推澜助波。

  或许是流源于父亲骨血一般,裘克他也喜欢扮演小丑,可是他最喜欢的是微笑小丑,那样的小丑才能给大家带来本质性的快乐。

  对于驯兽师,裘克确实出于喜欢,因为裘克在她照顾她狮子的眼里,透过那盏明亮的光,看到了他的天使,他的天使也曾经这么对着他看的。

  专属天使应该被善待,就像他的专属天使艾米丽。

  裘克在看到驯兽师被虐待的时候,这样想着。他去找微笑小丑理论,给他讲天使的故事,微笑小丑那种眼神在告诉他,这个世界上,就算是天使他也能用权力给她毁灭掉。

  话说到这里,裘克怎能让我微笑小丑这样用话语玷污他的天使,争执产生于他们之间。

  那天晚上,月亮河公园正式成立,微笑小丑刺激到裘克,裘克便对整个月亮河公园,用血染红月亮,就像那天他父亲离开一样。

  驯兽师本该死,但是裘克在一晃神之间,看到艾米丽,他的专属天使的安抚。驯兽师掉落月亮河中,顺水离开。

  但是一切都不要紧,他的专属天使,他唯一的信仰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裘你们在医起活动墙

七罪宗–猜猜谁分别是哪宗罪

今天的木安也不想更文系列
不是我不想更
是因为手机不好,手痛,没时间……
发出咕咕咕的声音

cp很多很杂,每一章出现的cp会打tag。这一章没出现就不打了。
求心心求手手求评论
下一章等我不咕咕
小声说一句,其实大纲我都写好了,但是我懒啊

七罪宗(零)
我的名字叫奥尔菲斯,曾经是一名侦探。但现在只能靠写写小说维持生活。
直到我收到一封神秘的邀请函。来自一个从来没有人听说过的小镇。
看着邀请函上巨额的数字,我决定去赴约,毕竟这是没有人能拒绝的数字。而且……
“夜莺女士,我很乐意随您前往欧利蒂丝。”向眼前的女士微微颔首,嘴角在低头的瞬间流露出一抹苦笑。这也由不得我拒绝。

这是我来到欧利蒂丝小镇的第三天,而带我来到这里的夜莺女士在第一天之后便不见了踪影。
不得不说,我真的不明白欧利蒂丝的镇长为什么要以侦探的身份邀请我来到这里,在我看来这里简直宛如传说中的世外桃源。

“早上好!艾玛小姐。”
住在隔壁的是一位很可爱的女士,名叫艾玛·伍兹。她经营着一家花店,每天清晨带着露珠的鲜花飘来阵阵芳香。
“早上好呀,奥尔菲斯先生。”艾玛·伍兹放下手中的水壶,挥了挥手。
“今天的早餐是鸡蛋,要来品尝一下吗?”
“谢谢您,不过一会儿我要去艾米丽医生那儿,还是请您慢慢享用吧。”
“那真是可惜,祝你今日愉快。”

看着艾玛·伍兹走回房间,我也转身回到了客厅,开始享用自己的早餐。

我想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的话,这样的日子我倒是不希望被打破。

【佣园】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梗源你的名字,现代背景。
  *奈布家庭并不完整预警。
    *牛奶头疼系列
    
*杀木安,她给我消失了

  其实艾玛从来没有想到过,一觉醒来会在镜子面前看到一张不是自己的脸,而且还是一张男性的脸。

  奈布此时想的也正如艾玛想的一样,谁知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已不是自己,他似乎变成了一个女孩子。

……

  一开始艾玛是极其不适应这个男生的身体,她可以透过面前的镜子,看到一张称不上俊美,却又显得有一种另类的成熟,似乎可以在他的眉眼里看到安全一般。

  艾玛抬手用那带有厚茧的指尖摩挲一番嘴角,可以感受到那凹凸不平的伤痕,一定是有些什么在这里留下了永久的印迹。

  是个很特殊的人。

  这是她对他的初次评价,仅凭他的容貌。

  家里非常简洁,艾玛可以分的清东西的分布,并且她翻出来他的身份证件,奈布・萨贝达,他是一个退役军人,现在处于无职业状态。

  虽然不清楚其他的关于他的一切,不过艾玛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生活已经不需要他忙碌过下一辈子,他可以闲适地渡过余生,娶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生一个和他眉眼相像的孩子,如果是儿子,也许长大后会跟他一样从军。

  艾玛把手肘支撑在阳台栏杆上,拖着腮帮子,用她的双眼看着下方的小区。

  这个小区她曾经很熟悉,那下面的秋千是不是她搬走听其他人说重新修了一个木制的双人椅。还有那颗把根系从土地里突出的老树,那些根弯曲在泥土表面,偶尔给路过或晚间散步的人提供休憩的地方,艾玛记得她曾经很喜欢在这里上上下下,就算跌倒也没关系,爸爸就在一边看着她,偶尔还会给她送来一些园艺用具,像木铲,让她给这颗老树栽上一两株花,点缀在他的生命里。

  时过境迁,或许曾经的那些花已经死了,已经回不来了,就像是她的家也散了,回不去了。

  不过没想到这位萨贝达先生会住在她以前曾经住过的小区,算是缘分的一种吧。

  相比起艾玛那边陷入回忆,奈布觉得自己头疼异常。女孩子的身体让他如何进行更换衣物这些事,真的让他觉得很为难。

  奈布看着衣橱里的衣物,一脸十分纠结。

  按照他的习惯,这位女孩子的消息他摸的也差不多。她不和自己一样,她有着自己的学业,并且她有着让他羡慕不已的家。

  而且她才十六岁,青春年华。

  “丽莎・贝克”

  奈布对着洗手台上镶嵌的镜子,说出了她的名字。

……

  或许有些不习惯吧,面对这位贝克小姐的妈妈,玛莎・贝克,他总觉得自己不太舒适,大概是很久了他没有叫出妈妈或者是母亲一类的称呼。

  家里并不是很大,但是却异常干净,本想是这位贝克女士的功劳,却发现他猜错了,看见从厨房里端出菜肴的里奥,他现在或许能明白点什么。看来,贝克女士很幸福。

  奈布以丽莎的身份去了学校,这也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生活。

  “丽莎。”

  突然在面前放大的脸令奈布不得不反射性的后退几步,但想到现在已经不是自己的身体,不仅轻咳两声,抬眼开始打量起对方。

  是穿有同样校服的女孩子,或许面前的女孩子并没有他此时因为校服裙子导致大腿根部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

  “丽莎你最近又碰到了什么吗?”

  在他打量没多久,对方眯起双眼在他身上上下打量,一脸思索的模样。看来这位是知心好友一类,仅仅一个照面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看来又是因为那件事了,那就让特蕾西・列兹尼克我带丽莎去教室吧。”

  特蕾西・列兹尼克,看来这下是露馅了。

  周而复始,奈布发觉没过七天他会在这位丽莎小姐的身上待上一天,并且这段时间他的身体里也会有这位丽莎小姐。

  她似乎很喜欢园艺,每次他下楼去小区的时候,老人们和小孩都喜欢缠着他,偶尔会收到一些植株的赠礼。这让他有些苦恼,毕竟他是不会园艺的。

  这位丽莎小姐也很细心,在发现有这些植株后,给他留了便条,叮嘱他。或许他应该去买些园艺用具了。

  大概总有三个月左右,奈布发现丽莎小姐家里或许有些不太对劲了。

  应该说是玛莎女士,想要追求更好的生活了。

  奈布靠在门上,从门的另一边可以听到那位莱利先生说服里奥收购布斯军工厂的声音。而布斯军工厂在十年前应该在一场大火里消失殆尽了。

  在他也才发现,现在是十年。

  这似乎已经并不是身体间接性交换灵魂的事件,而是跨越时空。

……

  艾玛觉得这位军人是真的人好,领回来的植株都被照顾的非常好,而且还附带了一系列新的园艺工具。

  当然,艾玛也发现了七天一换身体的规律,但是她自己似乎只是睡了一觉,凭白无故在一觉的时间内多出来了另一个人生的一天。

  也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这位奈布去了哪里。也许是在睡觉?

  艾玛将做好的蜂蜜蛋糕放在冰箱里,在他的冰箱门上贴上便签。也许她应该把自己的名字留下来?

  ——艾玛・伍兹。

……

  布斯军工厂。

  夜里的城市在灯火里璀璨,犹如昔日上千盏天灯如游鱼游曵于空中,给人以心灵上最震撼的一击。

  或许在他身上的并不是那位丽莎小姐,奈布看着那张署有艾玛・伍兹的便签。

  但是他在思考那场军工厂的火灾,他应该去帮忙。可是跨时空这种匪夷所思的东西既然存在,那么蝴蝶效应……大概也是存在的,他不敢赌,如果避免了贝克一家妻离子散,会不会导致其他的人死亡。

  如果丽莎是这位艾玛,他应该不会顾忌这些,毕竟他有些喜欢这位艾玛,包括她做的蜂蜜蛋糕。

  口腔里的甜味不断的翻滚,久而不散的是蛋糕里的奶香。

  帮还是不帮?

  帮。

  奈布没有想到,里奥收购这家布斯军工厂很快,在他下一次在丽莎身上的时候,这家布斯军工厂就已经在里奥的名额下了。

  而且所花费的金额,似乎比它原有的价值还要庞大。

  “丽莎怎么了?”

  “爸爸,这个收购价格太离谱了吧?”

  面对里奥的询问,奈布只能提出了这样的疑问。但是他不能说的太多,也不能一点一点阐述军用品方面的金额,这样只会适得其反。

  但是里奥只安慰说道没关系的,其中的利弊关系应该说出口吧,怎么开口,告诉他自己来源于未来?

  “丽莎不用担心,好好读书,其他的事交给爸爸就没问题的。”

  听到里奥这么说的奈布顿时便没了办法,只能叮嘱小心外别无其他。

  “所以布斯军工厂会在今年会发生一场火灾,厂长主人在被火烧至重伤的同时会欠下一大笔债。”

  特蕾西叼着棒棒糖,目光紧锁在奈布身上,仿佛在透过丽莎的身体看里面不是丽莎,而是奈布的灵魂。那怕夕阳斜下,特蕾西她只能看清丽莎一半的脸。

  “按照你这么说,你来自十年后,就暂且信了你吧。这件事,我会帮忙的。”

  双方交涉的结果是特蕾西答应帮忙。

  “你很喜欢你的朋友贝克小姐。”

  “对,我喜欢她。但是同样的,虽然不知道十年后的你为什么在这段时间内和她交换灵魂,但是我希望这件事不要透露给她本人,她应该有自己的人生。”

  这是友情亦或爱情?

  特蕾西・列兹尼克,据说幼时丧父,但这无法掩盖她的机械天赋,他曾经在军队里看到过她,是军队里最年轻的武器设计专用顾问。

……

  艾玛发现了这位奈布最近在调查十年前那场布斯军工厂火灾的事件……可是为什么突然之间会……

  这是她永远无法面对的事实,军工厂的火灾带走了父亲里奥的健康,送她的妈妈去了另一个家。

  她也许早该知道那个什么该死的莱利,就不应该出现在她的家里。

  “请不要查下去了,我愿意告诉你那件事的一切。”

  艾玛会痛苦,会愤怒,但是这已经无法挽回过去已经发生的事实。如果这位奈布他因为一些特殊原因需要那件事的真相,她愿意告知每一个细节。

  毕竟,能从零开始去对待园艺的人,她相信他,并且喜欢他。

  大约从那次第一次出现在丽莎身上后,已经过去了五个月的时间,奈布在这次的七天后发现自己还是在自己的身上,看来时间已经到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就是今天晚上火灾蔓延于布斯军工厂。

  电脑的光刺地奈布眼角有些发痛,网上关于那篇报道标题仍然不变,那家军工厂依旧起火了。

……

  梦醒了。

  为什么冰箱里会有蜂蜜蛋糕,阳台上的花是怎么来的?

  奈布觉得自己有些摸不着头脑,而且自己什么时候有订购过一批新的园艺工具?

  地铁上的人来来往往,奈布戴上他的兜帽,手里提着一盘仙人掌,这是他隔壁的老人托他带过回去的。

  奈布揉搓了侧脖,他是不是看到地上有人掉了一张车票?

  “不好意思,请等一下?”

  隐有一些斑雀的短发少女,身上牛仔的套裙兜兜着一个一双麻布手套,手里拿着的有白色扳手涂鸦的工具箱,那个扳手的涂鸦,和他阳台上那个突如其来工具箱的涂鸦一模一样。

  “你掉机票了。”

  掩不住的熟悉感,尤其是开口后那人的嘴角,艾玛向对方表示感谢后接过了机票。

  “我是艾玛・伍兹。”

  “奈布・萨贝达。”

  虽然没有相约过,但是两人同声说道:“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有时候缘分,才刚刚开始,这是他们才开始记住自己名字的时候。

【宿园】听说地窖里面有鬼

*今天牛奶依旧想干掉木安系列
       *中元节快乐(๑Ő௰Ő๑)

  今天的庄园游戏一如既往的进行,那怕今天是中元节。

  不过从一开始庄园里面的各位监管者和求生者是不知道有中元节这个节日,对于他们来说比较正常的节日是情人节和圣诞节。而中元节的广泛流传于他们之间,是因为新来的监管者谢必安和范无咎,这是他们漂洋过海带来的节日。

  “所以中元节又叫做鬼节。”

  魔术师瑟维先生边说边用手指耍弄着魔术棒,略压低了嗓音,秘密似地向面前三位小姐说道。

  “而且据说新来的那位监管者,是鬼哦。没准在我们修完两台机后从地窖里出来。”

  艾玛搓搓手肘处,摩擦生热给予她勇气,那怕艾米丽和特蕾西在她旁边。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四个在这里聊天不修机真的可以吗?

  ……

  庄园主用过一句话形容过红教堂,在这里曾经有一场未完成的婚礼。可是艾玛现在觉得重点不再是那场未完成的婚礼,而是她所拆狂欢之椅旁边的坟墓堆。

  间歇性地传来乌鸦嘎嘎的叫声和缝隙间的呼呼冷风声,让艾玛心底直发凉。

  今天是鬼节。

  如果是鬼节的话,当然是无鬼不成欢。想想以前父亲给她讲述的鬼,他们大多俊美又危险,就像是传说中栖息月光下的吸血鬼,即便自称为血族,但是终究有吸血鬼鬼的称呼。

  如果你被他们发现了,可能在你惊叹他们俊美的眉眼面容后,惨死于他们口下,像是被瓦尔莱塔蛛茧裹死一般,也许只有干尸能比得上那般凄惨的模样,骨头上只有一层干瘪的皮。

  或许这些干尸会从这些坟墓地里出来,用手把她给拉下去。

  也许那位监管者会像瑟维先生说的一样,从地窖里出来。

  想到这里,艾玛在摁机的时候不禁打了个寒噤,然后在密码机上拔错了地方,发出电流滋滋滋的声音,这是校准失败的声音。

  艾玛猛地感觉觉得脚踝处有股寒意,低头一看却什么也没有。

  或许她现在该换一个地方修机。

……

  哐当的声音彰显队友有人上椅子了,而上椅子的是特蕾西。

  艾玛想着或许自己应该去救人了,顺便把椅子拆掉。

  于是艾玛留下快修完的密码机,顺便用涂鸦在旁边做个记号。

  救下特蕾西的艾玛在拆完这个椅子没多久,又听到哐当的一阵声音,是瑟维先生上椅子了。

  这真的很苦恼。

  这些椅子上的荆棘似乎对瑟维先生情有独钟一般,帮瑟维先生拨开荆棘所需要花费的时间是一般人的两倍。所以在救椅子上的瑟维先生真的很困难。而且对方似乎在守瑟维先生,这就更加难救了。

  “暂停破译,我去救人。”

  艾米丽发来了消息。

  既然艾米丽去救人,那自己也去,把附近的椅子给拆掉。给瑟维先生和艾米丽争取时间。

……

  在还有三台密码机的同时,瑟维先生已经回庄园了。

  可是自己明明已经把那附近的椅子给拆掉了,为什么瑟维先生还会回去庄园?

  难不成对方和瓦尔莱塔一样,有其他能替代椅子的方法。

  艾玛又回到了她留有涂鸦的密码机旁边,准备破解密码机,这时候她发现密码机少了一半。

  在薇拉不在的情况下,这种情况只有一种。

  那就是完蛋了,她这下知道对方带来的是失常技能。

  通常新来的监管者都会带聆听技能,但是这位明明是首场,却带了失常,是哪里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

  “里奥先…生,有何事?”

  谢必安放下手里端起的茶杯,向里奥询问到,只不过不是太熟悉这边尊称,出口略有些停顿。

  按照阅历,里奥无疑是老官行列,按照往常惯例,面上该有的还是要有的。

  或许他是有什么需要自己帮上一把,但是这样才会更快融入里面,有时候人情也是熟悉的一种方法。

  在里奥的交谈里,谢必安应下了照顾明日首场中的求生者艾玛,他的女儿。父女之情,谢必安表示可以理解。

  当然作为一种报答,在谢必安应的干脆后,里奥告知谢必安明日求生者的一些特性,并且建议谢必安带上了失常。

  当然,在这之前,一如其他的监管者都有过暗示他带聆听,说是一个一个试来着,看来监管者的水也挺深的。

  谢必安这样想的同时,对准一个密码机用了一次失常。

  但是也亏了里奥,他这次在大门开启前的一台机送走了除了艾玛的其他三位求生者。

  或者这个时候他该去看看所谓的地窖,顺带送艾玛一程。

……

  艾玛发现,今天求生者的淘汰速度完全不像是一个新监管者该有的速度,就像是他带的不是聆听技能,而是失常技能一样。

  突然,瑟维说过的话回应在艾玛大脑里,—据说新来的那位监管者,是鬼哦。没准在我们修完两台机后从地窖里出来。

  也许她现在应该继续破译密码机,而不是前往坟墓堆那边的地窖,可是艾玛发现本来有一半的机再次消失了。

  纠结之下的艾玛还是决定前往地窖。

  地窖口有呜呜呜的风声,因为这是一条通风口,可以从这里离开庄园。

  可是……艾玛在地窖口跳下去的同时,掉落进一个冰凉的怀抱,她无法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心脏活跃的微薄温暖,而是如触冰凉墙壁的寒意。

  对方还是活的……艾玛感受到对方托住自己的同时不禁僵直了身子,因为如婴儿抱的姿势,下巴搁在人肩膀上导致她无法辨认这人的模样。不过从干净的发丝落在她耳边上轻扫后,她觉得这个人定有传说中鬼一样俊美的容貌。

  “冒犯了,行罢。”

  她能听见对方说了这么一句,也没有被吸血的事件发生。她可以从行走的方向了解到,他在带她逃离。

  这地窖真的有鬼。
      但是他是个好人。